文藝生活

首頁 > 文化建設 > 文藝生活
逯玉亭隨筆:喜迎二十大 勇攀最高峰——讀《站在世界之巔》
發布時間:2022-09-15 09:24:48     作者:逯玉亭   瀏覽量:776   分享到:

“山,快馬加鞭未下鞍。驚回首,離天三尺三。”這是毛澤東同志《十六字令三首》的其一,也是《站在世界之巔》一書的點睛之言。在黨的二十大即將召開之際,我拜讀了《站在世界之巔》一書,跟著作者劉俍的筆端,回顧了這段鮮為人知的中國登山隊攀登珠峰的輝煌歷史。這一壯舉雖然距今已過去了半個多世紀,但中國登山隊用生命創造的世界奇跡,依然如一首壯美的交響曲在耳邊縈繞。正如書中所言:他們的英明和業績,將與珠穆朗瑪峰一同永存世間,光昭日月。

回顧黨史,從中共一大時期的“山雨欲來風滿樓”,到今天已闊步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的“今看東方盛世還”;從1921年成立時只有50多人的中國共產黨,到經歷了不屈不撓、英勇奮進的艱辛跋涉后成為了一個舉世矚目的東方大國。中國登山運動,從北京西郊八大處邁出了第一步,到完成了人類從北坡登頂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的壯舉;從中國登山史最初的一片空白,到奏響了喜馬拉雅黃金時代的英雄壯歌。讀此書,猶如讀黨史。

從地理上來說,中國是登山條件最好的國家,但在新中國成立之前,滿目瘡痍,在新中國剛成立之初,百廢待興,多項競技體育尚處于萌芽狀態,更別說受地理、物資、裝備等方面制約的登山運動。然而,新中國成立之后以毛澤東為首的國家領導人對體育運動極為重視,隨后同蘇聯運動員一起成功攀登了海拔6673米的團結峰和海拔6780米的十月峰,創造了中國人的第一個登山記錄。當時毛澤東高興地說:“中國人就是要勇攀高峰。”

中國第一支登山隊成立于1956年,這一時期,盡管在登山領域處于摸索與探索階段,但憑著對這項運動的渴望與追求,中國登山隊初露鋒芒,同年4月成功登頂中國海拔3767米的秦嶺主峰太白山,創造了中國登山隊的第一個記錄。今天的太白山,景區內柏油馬路暢通平坦,索道上下穿梭不息,盤山而上的木質臺階格外壯觀,自然保護區的山路蜿蜒曲折,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登頂太白山絕非難事。然而對于當年的中國登山隊而言,交通不便、物資匱乏、裝備簡陋、技術落后,就連最關鍵的登山鞋都是由皮鞋改造而成,其困難程度可想而知。據曾任中國登山隊副隊長的張俊巖回憶當年自制的登山鞋時說:“弄幾個釘子,釘到翻毛鞋底,就穿這個鞋登的太白山。太白山倒沒有冰,就是山頭有點兒雪,其他都是泥巴路。登完以后,到山下一看,鞋底都成光板了,釘子也都掉了。”

在隨后的1957年、1959年,中國登山隊成功登頂了分別位于四川康定大雪山山脈海拔7556米的“蜀山之王”貢嘎山和位于新疆帕米爾高原上海拔7546米的“冰山之父”慕士塔格峰。1960年,經國家領導人深思熟慮后,決定攀登珠穆朗瑪峰。于是,年輕的中國登山隊肩負起了全面人民的期望,開始向世界最高峰挺進。

196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。這一年,正值中國三年困難時期;這一年,正值國際反華逆流橫行的一年;這一年,正值中國、尼泊爾舉行邊界談判的一年;這一年,也是中國登山隊決意登上珠峰的一年。

書讀到此,我腦海中浮現出了這樣一幅畫面:中國登山隊雖然裝備簡陋、物資匱乏,但是在祖國的號召下,他們個個精神抖擻,意志堅定,在告別親人之后,在揮手朋友之際,他們背起了沉甸甸的行囊,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前往世界最高點的行程……這只是我腦海里一段極為粗略、簡短的畫面,真正讓我激動、感動、振奮、震驚的畫面已然在書中文字里鋪展開來……

不用說攀登珠峰前中國領導人、登山先遣隊、高山運輸隊、登山運動員在背后付出了多么艱辛的準備;不用說攀登珠峰時隊員們在惡劣的環境下付出多么慘痛的代價;也不用說攀登珠峰后的壯舉在世界登山界引起了多么巨大的轟動。就在諸多的“第一”中,已然看到了中國登山隊當年的崇高與偉大:第一個在接受正規訓練時間短、實際攀登經驗少的狀況下挑戰珠峰的登山隊;第一個在海拔5800米的營地吃餃子的登山隊;第一個在海拔7600米的營地召開黨委擴大會議的登山隊;第一個創造了當時登上海拔7700米以上人數最多世界紀錄的登山隊;第一個創造了在海拔8695米的高度、零下四十多度的低溫中,沒有氧氣、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安全度過一晚世界紀錄的登山隊;第一個在海拔8700米的“死亡地帶”召開黨小組擴大會的登山隊;第一個從珠峰北坡成功登頂的登山隊……1960年5月25日凌晨,中國登山隊完成了人類從北坡登頂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的壯舉,一面嶄新的五星紅旗展開在了世界之巔。中國登山隊的英雄們用生命創造了世界奇跡,在中國登山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輝煌記錄。時任國家體委主任賀龍致辭時這樣說:“這種無比高尚的共產主義思想和風格,是我們偉大的時代偉大的精神面貌的集中反應,也是我們每個人學習的榜樣。”

今天,當年的登山英雄許多人已作古,在世的已步入了耄耋之年,然而他們堅韌不拔、一往無前的奮斗精神和舍己為人、無私無畏的集體作風主義依然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披荊斬棘、勇攀高峰。

借用哲學家威爾·杜蘭特的話作為結束語:

時間終將淹沒眾生,唯有英雄永存。

人類一旦被充分激發,就能變得和神一樣的偉大。(通風部  逯玉亭)

編輯:徐超


性爱福利视频